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大企业向上走小企业差异化

2018-11-23 15:37:47

核心提示:市场饱和,需求疲软,产能过剩,利润大降甚至亏损……化油器行业正处于近年来少见的行业性低谷。中国化油器网上每天跳动的数据显示,从今年春节后至今,化油器产品价格又跌了5%左右。

省化油器行业协会总工程师陈静升现在关注的,是福鼎化油器企业的开工率、用电量、库存等关键数据。1至8月,我市规模以上化油器企业产销率70%,而往年一般在95%左右,现在库存金额约有15亿元。“小企业还更糟糕,有的车间过道都堆满了原料或成品。”陈静升说。

在“中国化油器名城”福鼎,聚集了华益、友力、丰泰、京科等一批在中国化油器行业举足轻重的企业,200多家化油器企业生产了全国近50%的产品。

“福鼎化油器企业一直是在市场风浪中成长的,去年也保持了平稳增长。但现在看来,如果这样的形势持续下去,福鼎企业在成本、价格等方面的优势恐怕会丧失殆尽。福鼎化油器产业已经走到了一个拐点。”陈静升说,在产能过剩背景下,浴火重生般的转型升级是突围之路。

然而,这条路该怎么走?

大企业,向上走

化油器产业链较长,在模具—锻造—压铸—数控—电镀—合成的链条中,数控是中心环节。“前两年,福鼎多家大企业重金投入,一条数控生产线动辄就是2000万元。”陈静升说。

八九月是化油器生产的传统旺季,不过,今年有点淡。长丰化油器总经理周宇说:“往年这时候下游企业该补库了,但今年就是降价也不大卖得动。单台利润从以前的8—15元迅速归零甚至转负。”

化油器行业从红火到如今的产能过剩,也就是两三年。

我市化油器生产始于上世纪80年代,在市场竞争中成长为支柱产业,形成了配套完善的产业链和专业化分工合作网络。目前,全市共有化油器及配件企业228家,产品类型从摩托车化油器发展到通用机化油器、舷外机化油器,并开始生产通用机主机,从原来的五六个品种发展到152个品种。2010年,我市被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授予“中国化油器名城”称号。

这些年,在银根缩紧、原料涨价等影响下,汽车、摩托车行业大范围亏损,而中间配套化油器的扩张却一下子刹不住车。2013年,福鼎化油器整机产量1.4亿多台,化油器配件1.6亿多套,总产值达103亿元,50%以上的产值由数控等新投资的生产线所创造。

中国化油器网总监华文达说,化油器新品环节投资周期为1至2年,前两年投下去的项目,今明两年将迎来投产高峰。

“下游的汽车、摩托车产能经过多年调整已趋稳定,化油器的过剩产能一时消化不了。”华文达分析说。

扩张—过剩—亏损,洗牌就在眼前。

在福鼎,像华益这样的“巨无霸”具有风向标意义。2013年12月,科技部认定福鼎市化油器特色产业基地为国家火炬计划特色产业基地,并落户华益;今年2月,华益获评,新上马的电子控制燃油喷射系统装置项目获批,装有电控化油器的发动机整机,将。

向上,向上,再向上!以规模优势整合国内外资源,进军上游,寻找利润新增长点,这是华益的一贯战略。这家从终端化油器配件起家的民企,这些年来打破跨国巨头的垄断,相继在全国首家实现数控自动化工艺国产化,在化油器民企中首家进入发动机整机业务。在这些大动作中,华益并非都是单枪匹马,善于强强联合体现了福鼎企业的智慧和魄力。华益与宗申、隆鑫两大集团合作的电控化油器项目,产能接近全国的30%;华益与力帆、百利通等大型摩托车、通用机企业配套,出口欧美、中东、非洲、东南亚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此外,丰泰化油器与德国一企业合作割草机化油器项目,也尝到了向上走的甜头,投产以来效益明显。

长期关注化油器产业的天津内燃机研究所专家陈刚认为,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拥有上游优势的企业更能撑到。

小企业,差异化

对我市化油器企业来说,和产能过剩同样严峻的问题,是人工成本的不断走高。

省化油器行业协会的调查数据显示,从2008年至今,福鼎规模以上化油器企业人均工资年涨幅持续超过20%,成本优势明显下降。

“不像大企业底子厚,中小企业日子真不好过。机器一开就要亏,越开越亏;机器不开,银行又找上门。”金闽辉化油器董事长李上辉感叹道。

拼不过大企业,中小企业只能等死么?

“不能再做大路货。”——这是李上辉的感悟。现在,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投运不久的环保型变频空调必用的电子膨胀阀和电子线圈等核心部件项目上。这个项目2012年上马,投了6000万元引进的进口数控设备,现在产品价格比常规空调配件高出30%。李上辉很庆幸自己当时另辟蹊径的果断。

“福鼎化油器历来是跑量的,这在短缺经济时代可以,但现在行不通了。”京科化油器公司董事长陈茂微说,“过去你到10个厂,家家产品都一样;现在,10个厂往往都不一样。”陈茂微对差异化深有体会:“差异化产品,过不了多久又会变成常规产品,陷入价格战。产能过剩与不过剩也是轮番出现。这个市场是不断变化的,你必须两三年就要有大变化。”

10多年前,丰泰化油器董事长张传健就瞄准了通用化油器。“通用化油器别人也能做,但我胜在小批量、多品种。”张传健说,接小单,小企业无法做到像他这样成本低、品种全,大企业做不到他的灵活、快速。

“不掌握核心技术,就容易陷入同质化、价格战。”在业内滚打近20年的陈俭敏认定,只有高新产品才有话语权。他的华益化油器有一个车间轻易不让外人参观。这个车间生产一种小如火柴盒、应用于宝马等精细线路发动机的电控化油器,产值只有全厂的十分之一,利润却占了30%。2008年立项开发以来,每年投入2000万元,光引进欧洲的设备就累计投了1亿元,直到2011年研发成功。去年,这个项目赚了1000多万元,今年订单已经排到明年3月之后。

“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创新很难,但一旦成功,效益也是几何级放大。”陈俭敏说。

省化油器行业协会对福鼎化油器企业的抽样调查显示,60%的企业年研发投入在销售收入中的比重不到5%,20%的企业基本没有研发投入,先进工艺和装备主要来自发达国家。自主创新不足、核心技术缺失,仍然是福鼎化油器企业普遍的软肋。

练内功,增价值

“亩产值”曾是我市化油器企业引以为豪的发展模式。从模具、锻造、压铸、数控、电镀、合成,几乎每家企业都愿意自己把控所有的生产流程,以节约成本,并通过密集劳动、提高产量实现扩张。

不过,华龙控股集团董事长陈衔囿已经不这么认为了。他刚从德国考察回来,看了7个工厂,很受震动:“一个300人的工厂,有120人搞研发,10多亿元产值,设备比我们落后10年,可人家20台设备1个人管,换我们至少要20个人管。那才是真正的工厂。”

“成功的方法多种多样,而企业倒闭的路径往往是相似的——非理性扩张,不求质单纯求量。”陈衔囿反思说。

事实上,从2010年开始,陈衔囿就在考虑把一些业务剥离出去。2011年,他卖掉了外包装生产线,明年计划把喷漆生产线剥离。“以前多时有工人500人,产值做到1个亿;现在200多人,产值做到了3亿元。”他说。

年销售额不到1亿元的辉宏化油器在我市只能算是小个子。但在辉宏化油器的标牌上,“辉宏”商标和美国“道奇”商标并肩出现。去年,辉宏化油器在国内个开发出雾化无残留的化油器,价格比普通化油器每台高出20多元。

借此突破,辉宏化油器从上海聘请知名专家进行品牌运作,计划两年内把雾化无残留的化油器的利润,全部投入到市场开发和品质管理中。

走进新龙机车公司,只见车间设备满负荷运转,看不到危机的阴影。“手上已经有3000万元的订单,接下去还会有。”老总高定勇说。这家生产通用化油器的企业,专为雅马哈等国际一线品牌配套,产值增幅连续几年保持在20%以上。

做外贸起家的高定勇,拿订单是高手。不过,他现在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内部。公司拥有6条进口生产线,他每天花3个小时“下基层”,现场解决生产管理中的问题。高定勇对员工许诺:全员工资每年上调10%至15%,“我给你本行业工资,但你也要保证行业的质量”。

高定勇认为,要“傍”世界名牌,关键在品质。今年3月,企业投资1000多万元在国内首家引进美国全自动数控生产设备,亮点是环保。

省化油器行业协会秘书长缪新民说,越来越多的福鼎企业,正感受到这种趋势——从量的扩张,转向注重质的提高;从对市场机会的过分追逐,到向更加注重品质、效率等企业本原价值回归。

□ 雷顺号


宣城水沟盖板网生产
弧形铝方通批发
生产不锈钢雨水篦子
宣城水沟盖板网图片
三角铝格栅
生产钢格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