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聚焦留守儿童和活动儿童寒假生活

2019-04-08 22:12: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聚焦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寒假生活

寒假是学生们盼望的假期之一,传统佳节春节就在这个假期中买玩具、品美食、听鞭炮声、挣压岁钱但是,在广大农村地区,许多留守儿童的盼望和期待却有着一层更深的意义:春节有可能是一年当中他们与远在外地打工的父母团聚的机会。

本应天真烂漫的年纪,不在父母身边,得不到周到的看管。亲情缺失、心理孤独、行动叛逆,这是部份农村留守儿童生存状态的真实写照。问题亟待解决,但牵一发而动全身,事关新型城镇化建教育公平化每个问题都是深化改革进程中的难点。

数据表明,我国2015年外出农民工16884万人,比上年增长0.4%。农民工子女何去何从?进城市会遇到什么障碍?留农村可以受到哪些关爱?在庇护留守儿童和活动儿童的问题上,政府、学校、家长及社会组织分别可以如何作为?本报分赴广东、河北、陕西、浙江4地,聚焦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寒假生活,探究各地关爱成长的好办法和长效机制,探求解决问题的可行性思路。请看调查

成长中的亲情缺失

92%的农民工认为抚养子女是自己的,但80%的子女不得不由祖父母或其他亲戚照顾

今天的天气很冷,但阳光明媚。爸爸妈妈终于要回家了,我真的好开心1月26日,河北省广平县广平小学4(一)班学生赵珂珂在日记中写道。

10岁的赵珂珂是广平县胜营村人,出身刚过70天,在北京私人医院工作的爸爸赵松义和妈妈李艳敏便将她留给了爷爷和奶奶。春节愈来愈近,得知爸爸妈妈农历2十八就能回家,赵珂珂就每天翻着台历数日子。但是,大年初三,赵松义和李艳敏便又要远赴北京,珂珂只能再等待下一次相聚。

赵珂珂的情况在当地其实不鲜见。地处河北省南部的广平县是个典型的劳务输出县,外出务工人员达5万余人,占全县总人口的18%。

和赵珂珂不同,家住广平县新镇村的李弯弯,这个寒假过得依然不轻松。除完成作业,弯弯每天要帮助爷爷奶奶干农活、做家务、辅导弟弟mm功课。弯弯的爸爸刘常勇终年在山东一家童车厂务工,孩子们对他非常陌生。和众多外出务工的爸爸一样,刘常勇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儿女。这个春节,他和妻子本来商量着怎么着也得回家看看孩子,但因工厂定单紧张,愿望无法实现了

与此同时,随着春节的临近,又有一群小候鸟陆续飞到父母身旁。

维维的父母一直在杭州打工。这几年的寒假,维维都会从徐州老家飞去杭州和父母团聚。

那么寒假像维维这样的小候鸟在杭州又有多少呢?杭州市三墩镇综合文化站站长朱嫣红做过一次调研:目前,仅在三墩镇,外来人口就有11万,占总人口的67.3%,其中大部分是来自农村的外来创业者,随之而来的流动儿童数以千计

根据全国妇联发布的《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态研究报告》,现在我国有6000多万留守儿童和3500多万流动儿童。农民外出务工是我国留守儿童的一大成因。根据国家统计局1月19日发布的数据,我国2015年全年农民工总量27747万人,比上年增加352万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884万人,比上年增长0.4%。

调查显示,农民工对抚育子女和养家的认知程度和期望很高,92%认为抚养子女主要是父母的。但这类与实际承当能力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80%的子女不得不由祖父母或其他亲戚照顾。

青少年阶段是需要父母关爱的阶段,可很多留守儿童却只能伴着亲情饥渴而成长,他们中的一部分性格孤僻,自闭、自卑。广平县教育体育局局长史平兴说。每一年寒暑假都是很多留守儿童和父母团圆的温馨时刻,但因有些家长工作忙碌,对孩子缺少监管,留守儿童在假期溺水、触电、摔伤等安全事故时有发生。

进不去的城,回不去的村

症结在于无力承当城市生活成本、工作太忙无暇照顾子女、子女没法享受均等教育服务

珠海市协作者社会工作教育推行中心(后简称协作者)作为国内较早回应城市化问题的社会组织之一,曾开展子女对中国活动工人影响的研究。该研究对珠三角和重庆地区的1518名流动工人展开问卷调查,并邀请9家工厂的25名管理人员、16名基层工人和20名留守儿童及其监护人深度访谈,完成了《他们也是父母中国留守儿童家长研究报告》。

报告显示,超过80%的外出务工人员认为自己不是合格的父母;70%的受访者有惭愧感:他们很耽忧与孩子分离,更苦于没法与孩子保持密切交流。很多进城务工人员终年与子女分离。没有办法让孩子过来,在老家安全点。在珠三角打工10年的王立新说,除过年,他就没见过孩子们。3年前老婆何小丽也从广西玉林老家前来打工。夫妻俩希望能多挣点钱,修睦老家的房子,到孩子读初中时就回到孩子们身旁。

能不能把孩子们接来身边?王立新和何小丽异口同声地说:不可能!

王立新在建筑工地干活儿,工作时间长;何小丽在家政公司登记做钟点工,夫妻俩都忙得脚不点地。没有人送他们过来;送来了我也不知道放哪里。放在家里,小孩子孤单可怜不说,没人管还担心不安全。何小丽难过地说,自己每天帮人搞卫生做饭看孩子,如果把孩子接来还要请人照看,真不如不打这份工

但家里缺钱,一时还回不去,能怎么办呢?这也是大部分留守儿童家长面临的问题。据《他们也是父母中国留守儿童家长研究报告》显示,有三个主要障碍导致农民工与孩子分离:无力承担城市的生活本钱、工作太忙无暇照顾子女、子女没法享受均等教育服务。对很多家长来讲,他们不得不将子女留在家乡,但即便是在家乡,也很难为子女找到合适的照顾人选。

严浩龙和丈夫老白从湖南故乡到东莞打工已有15年,夫妻俩在东莞华坚鞋业印刷部做技工,每月两人工资加起来有6000多,小日子稳定下来,每一年都能攒一笔钱回乡。但他们渐渐发现,儿子白龙年纪愈来愈大,身体却不如别的孩子健康,且开始逆反难以管束,终究下决心于2015年把他接到了身旁。

他身体不大好,性情还难管束。我们把他接到身旁来,但也不敢对他有甚么要求。老白有些无奈。现在白龙在厂区附近的中学上学,一年大约6000多元,假期要去武术班,又是700多元。但夫妻俩已下定决心,为了孩子的成长,不管有多难,还是要尽力把他留在自己身旁。

[1][2]

孩子便秘怎么办
新生儿便秘怎么办
小儿便秘怎么调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