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解码未来能源之二核电的舞台

2018-10-29 12:06:06

解码未来能源之二:核电的舞台

核电作为清洁型能源的一种,再次被寄予厚望。国防科工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不久前表示,预计到2020年,我国可运行的核电机组将接近60台,届时,我国的核电装机容量有望达到5800万千瓦,运行核电机组加上在建核电机组将位居世界第二位。与此同时,向国际市场推广中国核电项目也将是重点目标。

近日,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欧洲期间多次触及与核能利用有关的议题。当地时间3月26日,在国家主席习近平、法国总统奥朗德共同见证下,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与法国电力公司在巴黎签署了关于英国新建核电项目工业合作协议和关于核能领域研发、设计、采购及运维合作协议,此举将开启中法合作新模式,系首次在第三国共同开发核电项目。此前,习近平主席在与英国首相卡梅伦会晤时,就提出要在核电等领域打造示范性强的旗舰项目。

迹象显示,我国的核电发展步伐逐步加快。2013年下半年以来,我国核电企业在英国、罗马尼亚、巴基斯坦、阿根廷等国的发展都取得重大进展,获得多个核电项目机会。核电项目在国内的推进也明显提速。

核电发展有望提速

核能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已在全球得到广泛认可和利用。目前全球已有31个国家或地区建有核电站,核电占全球电力总装机容量接近17%,占全球发电量约12%。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统计,截至2012年12月底,共有437台核电机组在运行,总装机容量约3.7亿千瓦。核电站主要分布在美国、加拿大、法国、英国、俄罗斯、德国和日本、韩国等国家。其中机组拥有量多的是美国,总机组达104台,法国目前有58台,日本有50台、俄罗斯有33台、韩国有23台、印度有20台、加拿大有19台。IAEA发布的2011年度全球核发电比例的统计数据显示,法国核电比例高达77.7%,韩国为34.6%,日本为18.1%,美国为19.2%。而目前全球在建核电机组68台,装机容量约为7069万千瓦。

在法国,核电已经成为其电力工业的核心,核电的发展不但极大地缓解了法国的能源消费压力,而且使法国成为欧洲电力的国家,法国也因此成为世界上的电力净出口国。这也是我们积极与法国开展核能利用技术合作的重要原因。

目前,美、俄、法、日、韩等核电大国纷纷将注意力投向国际市场,核电出口成为很多其国家战略,并以此带动国内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而在这样的一种全球态势下,目前我国的核电装机容量占比却不足2%,因此发展空间很大。去年以来,我国核电业也开始以慢热状态逐步加快发展。2013年,江苏省田湾二期和广东阳江三期相继开工,短周期设备订单也在下半年开始释放,核电新增项目建设速度恢复常态。

国家能源局今年1月下发的 《2014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提出,要适时启动核电重点项目审批,稳步推进沿海地区核电建设,做好内陆地区核电厂址保护。这是国家政策层面今年正式释放出核电提速的信号。我国目前运行和在建核电规模总计4875万千瓦,3月初完成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调整规划》显示,到2020年全国核电装机目标为8000万千瓦,而此前业界普遍预期值为6000万到7000万千瓦。要实现2020年在运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的规划目标,今明两年就要新开工建设10台机组;此外,十三五期间还需要平均每年开工建设6台机组。即使如此,到2020年核电在电力(行情 专区)总装机中的占比也不足3%。

日前,浙江省政府印发《浙江省扩大有效投资411重大项目建设行动计划2014年实施计划》(浙政办发201412号),也对包括核电项目在内的重大项目实施做了明确的目标要求。作为我国大陆核电发源地和核电大省,目前浙江境内共有秦山核电与三门核电两大核电基地,秦山核电基地目前共有7台运行机组,装机容量430万千瓦;方家山核电全部建成后,秦山核电基地总装机容量将达到630万千瓦,而三门核电则是我国三代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所在地。

3月25日上午,海南核电二号机组全面进入安装高峰期。同日,广东阳江核电1号机组已于完成168小时示范运行,具备商业运行条件,并正式投入商业运行。至此,我国大陆在运核电基地数量增至6个,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总数增至18台,在运核电总装机容量增至1586万千瓦。

核电安全如何取信于民?

日本福岛核事故后,核电安全问题一度引起全球极大关注。在近日召开的核峰会上,核电安全问题成为重要的议题之一。

由于人们对核能的特殊恐怖心理,核电的推进在民众舆论方面经常受到较大阻力。然而同样利用核能的法国,为什么能够获得民众广泛支持并使核能成为国家的能源支柱?

事实上,法国在1978年关于发展核电的民意支持率调查显示,当时法国只有30%左右的被调查人表示支持核电。而这一数字在2003年已经接近60%。分析认为,法国公众之所以很快地信任并支持核电业,除了其科学精神传统深入民心之外,其核电管理体制也非常有利于获得公众信任。

法国在核电工业起步之初,就着手建立以信息透明度为基础的管理体制,以及向公众宣传、沟通的庞大体系。法国早建立并逐步完善的核安全管理机构承担着五大基本职能:制定法规、审批执照、监督执行、应急组织和信息发布。法国的原子能法规相对更为健全,在核工业实践中形成了大量的法律性规定和文件,构成了行之有效的原子能法规 体系。这些法规文件覆盖范围广泛而全面,涉及放射性防护、核设施监督、放射性材料管理、放射性医疗、核辐照加工、核贸易出口、第三 方核、核废物管理、核矿资源开采、核事故应急等各方面,既满足了法国庞大核工业体系管理的需要,又与国际惯例和跨国经营接轨。

上世纪60年代初期,法国政府成立了核管理局,这一部门的主要职责是制定核安全原则及监督核设施运行安全。这一职能部门的建立,使核电站运营单位和核安全监督机构的职能由此完全分开。1991年,法国根据法令组建了放射性废弃物管理局,完全独立于废物生产单位,负责对法国的放射性废物进行长期管理。2002年,法国又根据法令重组了核安全与辐射防护总局,负责政府在相关政策法规的制定和相关工作的具体实施。这一独立于运营系统的完整的安全监督体系,不仅要在安全监管方面恪尽职守,而且必须随时将监管情况向公众通报。核安全局拥有自己的杂志和站,每年都要发表长达400多页的年报,披露各种 情况,包括核设施检查中发现的隐患,同时非常重视通过媒体与公众沟通解释。法国的核电运营由法国电力公司承担,多年来在于公众沟通方面投入巨大。从企业文化角度而言,无论那个环节那个人出何种程度的安全事故,绝不追究,而是鼓励及时报告,再由管理者向政府主管部门和公众通报,决不隐瞒。

法国在长期的核电工业发展过程中建立并形成了一套高效的核电运作机制:法电电力(EDF)专门负责以核能为主的全国电力企业营运;法国原子能机构(CEA)负责核能发展战略、技术研究开发和行业管理;法玛通(FRAMATOM )负责核电站设备的研究设计、制造、销售、维修;科可马(COGEMA)负责核燃料循环的前端生产、元件制造、后处理 ,以及核设施运输等;安得瑞(ANDRA)负责核废物和核电环保等研究和核废物储存。

法国58台核电机组都使用同一技术,投资成本由此大大降低,仅相当于世界核电平均投资水平的一半,而运营成本比美国低40%。法国核电的这种成功,除了技术标准化,与它的核电工程管理模式也是分不开的。这个模式的核心,就是法国政府只授权法国电力公司为惟一的法国核电站的业主、运营商以及法国核电计划的总体工程管理单位(AE)。AE主要负责核电站的整体设计、工程和设备采购、总结经验并反馈。

法国电力公司作为业主及运营商,由其直接组织管理核电设备供应商体系,这样就可以保证将建设、运行中的经验不 折不扣地反馈给设计部门、制造部门,促进设计工作不断改进,推动提高设备质量,从而保证核电站的安全性。

核电站设计、与核电站设备供应商的关系、核电站运行经验及对设计的反馈,将这三方面的力量整合成一个完整的体 系,是一个国家自主掌握核电技术的基础。三者结合越密切,掌握核电技术的程度也就越高,AE有效解决了这个问题。

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将坚定不移增强自身核安全能力,继续致力于加强核安全政府监管能力建设,加大核安全技术研发和人力资源投入力度,坚持培育和发展核安全文化。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原中国核工业经济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鲍云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习近平主席有关我国核安全的问题在国内是非常重视的,从中央到基层,在核工业领域,安全问题都摆在首要位置。

复地金融岛
悦府海棠
盘式干燥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